第2230章 异世篇367,结局(14)板上钉钉
作者: 帘卷西疯更新时间:2019-11-20 00:37:12章节字数:5316
    本来,苏墨闲是打算给小神经办个有格调的、热热闹闹的派对,庆贺她成年了。

    后来一想,这等于直接敲锣打鼓昭告他可以开荤了,这样不好。

    最后决定还是低调一点,按着前几次给她过生日那样的排场来张罗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再者,小神经现在是正式认回苏家了,家里肯定也要给她简单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离着小神经生日还有三天的时候,家里就打了电话来,说是农历二十九那天让他带人回去吃个饭。

    苏墨闲应了。

    其实苏家给几个孩子过生日的程序很简单,吃一顿相对丰盛的饭,然后几个长辈给发红包。

    然后,女孩子要被偏爱一点,苏墨韵直到嫁人那年也有生日过,有红包拿,而男孩子则过了二十岁就不给过了,也没有红包拿了。  苏墨闲没有提前告诉小神经到时候会收到长辈红包,生日当天,他带着稍微打扮过的小神经回去吃饭,席间长辈们当然是各种关爱夸赞不断,等都歇了筷,几个长辈

    纷纷掏了红包出来——向来都是这么直接。  见小神经愣了一下之后连连说不要,知道她是不好意思收,苏墨闲刚要出声,被苏元培抢了先:“快收着!你们兄妹几个过生日都是这么过来的,咱们人数本来就不占

    优势,你要不收我这些年给出去的不亏大了!”

    这话惹得苏元盛大笑,“好啊,原本你还暗地里记账。”

    苏元齐声援二哥:“我也记着呢,早知道我们也多生点,真亏大了!”

    哥几个斗嘴,老爷子一拍桌。

    “瞧你们那点出息!”

    苏元齐恍悟大笑,“哎哟,咱还别比了,最亏的是老爸啊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孙子孙女叫什么亏,我巴不得多给点,他们还能陪陪老头子,给你们几个才叫真的亏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我冒昧问一句,爸您准备给多少啊?这可是您最后一个能过生日的孙辈了。”苏元齐从来都是嘴最贫的,也最能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老爷子先说了句当然不会少了,然后又眼一瞪,不满道:“你这狗嘴里能不能吐两颗象牙出来?孙辈完了后面马上会有重孙辈!就这点家当还是要省着点给!”

    苏元齐连连认错。

    最后老爷子把红包给孙女,说这次不给多少,等以后有了重孙辈,再给大的。

    苏墨晚红着脸接过,心想这是不是在催生孩子。

    其实老爷子也就那么一说,怕孙女不好意思接而已,他给的红包是最大的,苏元盛和苏元齐估计商量过了,封的红包一样大。

    然后苏元培没在桌上给。

    这是他闺女,在桌上给显得多不亲近多生疏啊,那和叔叔伯伯还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所以他是等吃完饭后客厅闲聊了小半个小时之后,两个年轻人要告辞离开,借着送人出门的时候才塞了大红包。

    苏墨晚在半路上就拆红包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给的一万,这不是她数出来的,是苏墨闲目测的。

    然后叔叔伯伯给了六千。

    再就是苏元培给的现金六千,此外红包里还有一张卡。

    “好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见小神经双眼闪闪放光,苏墨闲有点意外,还以为她看不上这点蚂蚱腿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小神经就这点出息,换他上场,一顿火锅加两盘子麻辣小龙虾就足够让她找不着北了。

    从苏家回到别墅,也就八点钟。

    霍庭枭等人已经等了好久,无聊得摆了麻将桌。

    “可算是舍得回来了。”他一边出了张牌,一边朝两人的放向‘抱怨’。

    苏墨晚走近,把从苏家拎回来的生日蛋糕往桌上一放,先给秦迪切了一块,“你们是不是还没吃晚饭?”

    秦迪忙着抓牌,手上没空,于是直接伸了脖子,意思是要她喂。

    苏墨晚给她喂了一口,苏墨闲随后道:“结个婚还惯得手都退化了。”

    秦迪欠揍地挑下巴,“那也有人惯,墨闲哥你可得好好学着。”

    他用得着学?

    笑话。  因为他提前知会了今天的晚饭要在苏家吃,所以霍庭枭等人都是吃了饭才过来的,几个赌鬼凑一块儿可算是臭味相投了,之前被抓着凑人数的保镖起身给苏墨晚让了

    座。

    苏墨闲一边抓牌一边问右手边的许云凡,下次吃吃喝喝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问的是综艺节目的拍摄,前两季反响特别好,节目组打算继续拍第三季。

    现在是节目组的筹划期,所以两人拍完第二季就在家休息了,已经休息了十来天。

    许云凡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和她交流。

    苏墨闲只在后面督战了两局,然后就去了厨房,交代女佣给外面的大爷们做点心零嘴,然后他自己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也就半个多小时,苏墨晚吸了吸鼻子,脑袋往厨房那边转。

    秦迪鼻子也灵着呢,顿时笑道:“啧啧,墨闲哥这心机男。”

    苏墨晚没明白她这句心机男是什么意思。  等再半个多小时后,老男人端着两盘香得让人大流口水的虾出来,秦迪戏谑地说让她多吃点,这可是上断头台前最后一餐,苏墨晚琢磨了两下,猛地反应过来,脸上

    顿时飙红。

    连霍庭枭也跟着坏笑,只有许云凡没有跟着他们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苏墨晚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,但被喂吃了一盘之后见老男人又端了一盘出来,说什么也不肯再吃了。  “你不吃可是便宜我们啊。”秦迪在边上坏笑道,因为几人打着牌,手上不方便摸虾,是女佣源源不断给剥了一盘子搁那儿,秦迪和霍庭枭两人一得了空就伸着戴透明

    手套的手捏了扔嘴里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秦迪接着笑:“墨闲哥你到底做了多少啊?感觉吃了好几盘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够。”

    “喔~”秦迪偏头看某人,别有深意道:“那看来是在劫难逃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墨晚一张脸红得赛桃花。

    不过她好久没这么痛快地搓麻将了,为了转移秦迪的注意力,她拿出真本事淋漓尽致大杀四方,很有勒不住马的架势。

    牌局一紧张起来,都没空朝她挤眉弄眼了。

    秦迪话很多,一路溃不成军之后,一会儿嫌弃许云凡不会出牌,一会儿埋怨霍庭枭是叛徒走狗,再加上点心和虾供应充足,她的嘴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许云凡除了抱歉地笑不会别的,霍庭枭听她说自己没什么感觉,说许云凡那就有点感觉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认真地瞅了瞅秦迪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怀孕了?我记得你脾气不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去你的!你俩一晚上连累我输牌,还不让我有点脾气了?”

    秦迪笑骂,然后抓起手机看了看。

    霍庭枭很明白这种抓手机看的动作背后是什么心境,立马给她递了梯子:“苏墨琛什么时候来接你?再不来咱们内裤都要输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撑会儿,他马上就……”

    秦迪顺嘴答,反应过来立马打住,“堂堂霍少你要点脸,你那内裤值什么钱。”

    看来大家都想散场了,也是,苏墨晚今晚赢得有点狠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是有意,谁让秦迪老那么暧昧地说话呢,她不赢狠点怎么转移他们注意力。

    到后来几人基本放弃回本的想法了,破罐子破摔地撑到了十二点,苏墨琛终于来接人。

    秦迪竟然撒娇道:“你不来早些,我输了好多钱,一个月工资没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琛一脸正经道:“戒了吧,我工资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喂!你还要不要媳妇了?”秦迪瞪眼佯怒。

    人家两口子打情骂俏,霍庭枭和许云凡要走了,苏墨晚要送客,苏墨闲一把拉住她手,那表情是等秦迪两人一起,然后一次性送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拿眼神催促秦迪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我们今晚住这儿,不走!”秦迪宣布。

    苏墨闲也不强撵,把霍庭枭两人先送出了门。

    等回到客厅,一楼已经没秦迪两人的影儿,估计是自发上楼进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小神经。

    “虾还有,热的,还吃不吃?”

    苏墨晚想起了秦迪的说辞,顿时又羞又恼:“还真是给我吃断头饭呢?”

    “那撑着没有,要不要出去散散步?”

    “没撑!不用!”

    那就只有上楼回主卧一途了。

    刷牙,洗脸,洗澡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苏墨晚多磨蹭了一会儿,不过也没有多久,然后穿着浴袍就出去让老男人给吹头发。

    她很少穿浴袍,一般都是直接穿睡衣。

    吹完头发,钻上床。

    然后看着老男人进了浴室,传来唰唰淋浴水声。

    这是习惯了,老男人都是等她洗完,给她吹完头发才去洗的。

    在被窝里安静了会儿,苏墨晚冒出头来,把屋里所有亮灯都关上,只留了暖黄色的床头灯。

    苏墨闲出来的时候,一看屋里光线,更笃定了。

    小神经脸都藏起来,不好意思看他。

    看来是很有觉悟了。

    苏墨闲嘴角噙着笑,等把暖光调得更暗些,他才上了床。

    苏墨晚没躲,但她紧紧揪着被子装死,跟只乌龟似的。

    然后她听见气息轻笑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等会儿要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还笑着问的……

    苏墨晚头一次感受到了衣冠禽兽这个词的真义。

    脖子根有热气嗖嗖往上窜。脖子一伸,苏墨晚拿出上断头台的架势:“不就是圆房么!”

    不就是圆房?

    听起来很轻松,完全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那是他担心得多余了。

    苏墨闲撑手枕着头看小神经,等把人看得快要羞愤时,才一低头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以说,苏墨晚不是很紧张,她没在怕的。

    老男人也很温柔,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脑子嗡地一下,有记忆开了闸,汹涌着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,满身横肉的怪味男人,不结实的吱吱响的铁床,不间断的害怕又痛苦的尖叫,最后是昏厥的惨不忍睹的女人身体……

    恶心又惊惧的记忆冲刷而来。

    苏墨晚狠狠地抖了下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推拒。

    “等、等等!不行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她没说得很清楚,但苏墨闲能明白这是临阵退缩了。

    呼吸一滞,他往她耳朵边低声安抚。

    却不是很奏效。  可此时已经不是箭在弦上还能往回拉,而是钉子已经钉到铁板上,没有回头的余地了。  更多免费精彩小说,尽在六度小说网   m.6duxs.COM

    百度搜索 六度6duxs悦读  查看更多精彩小说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