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1节-空降院长
作者: 华表更新时间:2019-11-20 00:14:35章节字数:5863
    顶头司打电话过来,李白怎敢不接。

    连忙划拉屏幕,接通了电话,脚下也没有站着不动,而是往诊疗监控室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院长,我是李白……嗯,好,我马到。”

    正如他所料,院长大人相召,要自己到办公室走一趟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李白回过头来,望着站在疗监控室门口伸脖子往外看的朱利安,说道:“你的思路不错,其他几个区域,再验证一下,最好你的这个东西能够有用。”

    手术风险最大,抑制剂次之,朱利安的这个生物电“降噪”技术因为是体外作用,随时可以中止,若是能够通用的话,哪怕不能除根,但是风险性却最小。

    在没有根治的办法前,这个小玩意儿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李白找了个没有监控的角落一转手,从储物纳戒里面拎出一大袋牦牛肉干,还有两张鞣制好的狼皮和两张老羊皮,这都是他从德吉村收获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扎西头人托人把狼皮鞣制好,放在炕烘了两天,又添了两张蓬松柔软的老羊皮,就用顺风快递给李白寄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白刚从九寨沟旅游风景区捅完华夏讲武大会这个篓子回来,正好收到了这一大包快递件。

    除了皮毛以外,还有其他夹寨的私货,像牛羊角和牛头骨什么的,可以当作摆件用来装装逼,在德吉村那一片儿,根本都是不要钱的东西,真正的惠而不费。

    拎着东西敲开了办公室的门,正好看见周院长正在修剪花草。

    这里曾经也是李大魔头肆虐过的重灾区,眼下的花草植物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了,零零散散的只摆了十余盆,基本都是插枝蜡梅、吊兰或月季之类的便宜货,再配十几块钱的粗砂盆,有红色的也有黑色的,就算是被糟践了也不可惜。

    “来啦,坐!”

    拿着剪刀的周院长回转身,正好看见李白手的东西,笑了笑,说道:“不错,学会贿赂领导了,有长进!”

    “嗨!院长,您这是哪儿的话,几包牦牛肉干,几块皮毛,朋友送的,我一分钱都没花,顺便借花献佛,孝敬您老人家,怎么能算是贿赂呢,您这话也太伤人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白说的委屈至极,自己一个小小的门诊医生,堂堂院长大人至于这么拔酱眼子(抬杠)吗?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!”

    周大院长快被李白给坑的生出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要是再来一份像夜光金线祖兰那样的宝物,他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一次就够够儿的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,妥妥的是真的,我这里还有快递记录呢!随时可以打电话找人验证。”

    李白把东西往周大院长的办公桌一放,作势就要掏手机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老头子不识好歹呢!坐吧!我给你倒茶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摆了摆手,把剪子放下,拿了块湿抹布擦了擦手,给李白泡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用的不是一次性纸杯,而是专门招待贵客用的玻璃杯。

    茶叶也是好茶,用的是湖西市本地特产的狮峰龙井,一斤起码得千块钱,公家肯定不会掏这笔买茶钱,就是周大院长个人喜好,托人从狮峰产地采买了两斤。

    有重要客人来了,或者是自己品茗,才抓那么一小搓,这两斤好茶差不多要喝一年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客人,最多就是一百块钱一斤的省内龙井或者是湖西市近郊的泾山茶,意思意思得了,反正也分不出个好歹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却好茶好杯子的招待,其中透露出不同寻常的意味,让李白有些受宠若惊,盯着杯子里面,在水蒸汽升腾的热水中载沉载浮的茶叶,疑惑地说道:“院长,您这是中了彩票吗?”

    这一杯茶在外面,起码得卖五十块钱,还不一定喝得着。

    “又在瞎说,我能中什么彩票?这种东西还能轮得到我?这是狗皮?不对,狼皮?咦?你哪儿弄的狼皮?”

    周院长没好气地坐在了李白的对面,伸手扒拉李白带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讲真,精心鞣制过的狼皮和羊毛就是松软,手掌摸去就泛着暖意,了年纪的人气血不足,到了冬天就手脚冰冷,能够有这样的皮子作为铺盖保暖,绝对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院长暗中点头这小子倒是挺会替人考虑的。

    不过羊皮好弄,狼皮却不比寻常,比狗皮还要罕见,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打狼可是犯法的,更不用说杀狼剥皮,一个弄的不好,恐怕就得洗干净屁股坐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院长,有几只不开眼的狼打门来,只好……”李白耸了耸肩膀,继续说道:“依照国家法律,就地击毙,然后取了皮毛爪牙,当作纪念品,绝对是合法的。”

    野狼不开眼,作死打门来,哪怕是国家保护动物,也不可能眼睁睁的拿人喂狼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打死狼并不狠法,毕竟法律保护人是第一位的,敢在这个节骨眼儿提什么狼要紧的家伙绝对是畜牲。

    只不过通常情况下,死狼应该做无害化处理,焚烧撒药然后深埋,剥皮取爪牙是肯定不行的,但松州是自治洲,有一定的可操作范围,民不举,官不究,也就当官府对牧区遭狼灾的损失补偿之一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把打死的狼任由牧民们处理,最后却大半落到了李白手。

    “合法打狼?你就继续胡说八道吧!”

    周院长脸写满了不相信。

    李白只好将在德吉村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,顺便将自己的所做所为缩水了不少,成为了扎西头人领导下,共同抵御狼群侵袭的人员之一,最后分得战利品倒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的运气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无从分辨李白的话里面究竟有多少水份,想来冲着野狼打响指使催眠术肯定是不切实际,不过倒也不用担心眼前这两张狼皮的合法性,没有枉费自己的好茶招待。

    李白笑呵呵地说道:“您看,我没骗你吧!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个消息,你恐怕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拿起自己的保温杯,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,不愧是好的狮峰龙井,一千块钱一斤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李白猜到这个消息或许就是周真人将自己喊来的主要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要退休啦!下个月就退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放下保温杯,缓缓的靠坐在椅子。

    如果势利一点儿,李白的这份厚礼恐怕是石沉大海,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回报。

    “咦?这么快就要退了,我还以为您还得多干几年呢!”

    李白却压根儿没有往这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不过领导退不退,什么时候退,都未必会跟他这样的底层小医生说,更是基层人员没有资格过问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见城头大王旗更替,下面的小卒子撞一天钟便是吃一天的饭,不会有任何影响,除非运气不好,撞见一个不着四六,瞎指挥还运气特别不好的领导,把所有人都拖累的倒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早就过点儿了,是该退了,不然怎么让位置给年轻人,说不定已经有人在背后骂我老而不死是为贼,所以啊,赶紧见好就收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笑着直摆手,他的年龄并不比住院部返聘的王婆婆小,延迟退休并不是自己的意愿,而是卫生局方面的挽留,不然早就退了。

    执掌一家公立专科医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既要在技术拿的出手,也得在行政服众,整个第七人民医院,舍周大院长又能有谁。

    作为省内最好的精神病专科医院,选择掌门人的要求比综合性医院更高,因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可以顶替的人选,才让周院长发扬风格,坚持在岗一直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谁敢这么说,我替您收拾他!”

    李白作势撸起袖子。

    老实说,医院下在背后只敢给这个老头儿取绰号叫“周真人”,还真就没人敢喊“老贼”的,那种傻缺纯属活腻歪了,多半会被所有职工一人一口唾沫直接淹死。

    “去去,你要收拾谁呢?好了,我退休以后,你安份点儿,别一天到晚的不踏实,老老实实的班,以后评级也能顺利一些,医疗行业里面这一科虽然不能大富大贵,但是吃一辈子安稳饭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周大院长语重心长,怕的就是自己走后,没了五指山镇压的猴子,怕不得要翻天。

    自己的老兄弟王老头就是被这小子带节奏,差点儿就把天给捅破了,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,我一定妥妥的朝九晚五打卡下班。”

    李白说这话的时候,不由自主的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有时候不是他找麻烦,而是麻烦找他,真是让人烦的很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院长下周就到,我会关照他多多照顾你,后面会如何,就得看你自己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周院长也没有见过级安排的继任者,所以也不敢打这个保票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下周就到,不是我们这儿提拔的吗?”

    李白同学终于琢磨过味儿来,原来是空降啊!

    难怪周真人非得把自己喊过来,语重心长的嘱咐一番,就怕自己得罪了新领导,被穿小鞋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公家单位,又不是私企,人事面的安排,又不是医院内部的科室岗位,自然是由级来安排,我的话扔在这儿了,你小子可得走点儿心。”

    周大院长就怕李白不能适应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复杂人事关系,就怕他一头撞到新院长手里,来个杀鸡骇猴。

    若是换作别的小年轻,吃几年苦头,磨磨棱角并非是坏事,怕就怕李白这小子不信邪,偏偏还是一位国家注册的催眠术大师,一直当作第七人民医院的人才梯队来看,跟新院长针锋相对的杠,搞不好要出大乱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一定老老实实的当个乖宝宝。”

    李小白的这个保证连他爹老李都不信,特么打小连武装带都抽坏了三根,能有乖宝宝吗?

    当妈的更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大院长听出了李白的言不由衷,只能在心里祈祷新来的继任者是一个相对好说话的人就行。

    不然撸刺头儿将是新官任必须烧的三把火之一。

    “周院长,我帮您把东西送家里去?”

    李白没有在乎即将到来的新院长究竟是个什么路数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区区门诊小医生,距离拿大印的院长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。

    要不是周真人赏识自己,不然像李白这样的小人物,恐怕十年都未必能跟这位顶头司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家市立公共专科医院,也存在这样的阶级差异,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消灭掉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自己能拿,去吧,早点儿回去休息,该吃饭吃饭,该约女朋友的去约女朋友,我还等着吃你的喜酒呢!”

    周院长将要说的话交待完后,意兴索然的挥了挥手,打发李白滚蛋。

    四张皮子,再加五六斤牦牛肉干,拢共就十斤冒头的样子,就算是退休了,也不至于提不动这么点儿东西。

    “喜酒,您就等着吧!”

    李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戴安娜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朋友,约个会还得打申请让组织批准,更不要说其他的了,搞不好还得遮遮掩掩的准备接头暗号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听着李白言不由衷,周院长用一个字就把他怼滚蛋了-

    三天后,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的同事们陆续给李白打来电话,说起了新院长即将空降的事情,科室微信群和单位同事微信群里面当天就传疯了。

    一家医院的掌门人换人,对于医院里面的所有员工来说,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,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机会。

    这年头想要往爬,不仅要有人缘,还得有眼缘,万一入了领导法眼呢?

    这机会不就来了么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周真人透露给李白的消息是真的,他居然还是第七人民医院里面最先知道的那一批人。

    早已经获悉情况的李白表示淡定,反正自己人在市一医院轮岗ing,拿的是市一的工资和奖金。

    第七人民医院里面的新官任三把火怎么也烧不到他的头,还不如保持平常心看待这位新来的顶头司。

    平时若是有空,多到周大院长的家里去串门子,免得老人家一时不适应,没地方使领导威严。

    也不是说人走茶就凉,或者说还窥觑周大院长的门生及人脉关系,但李白本身就不是势利的人,知道谁对自己好,谁对自己没安好心- 更多免费精彩小说,尽在六度小说网   m.6duxs.COM

    百度搜索 六度6duxs悦读  查看更多精彩小说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